Disagree with

否决,不认同

【论坛体】为什么我总觉得我礼和周防尊有一腿?②

诶哟我的妈拖了快半年了:)
在这个阴阳师遍地的世界我还在写梦百paro算不算是泥石流啊x
总之还是更完再说吧,大概还有两章完结,更新时间未知ㄟ( ▔, ▔ )ㄏ
前文还请进我主页翻翻_(:з」∠)_苦逼手机党根本碰不到电脑
那么就这样,请用?

是啊,基本上是有尊无礼有礼无尊的情况QAQ
31L   单抽出雪大x

其实,觉醒一张就能猜到另一半了但是……与王子的故事里想要弄出月觉,难比登天,而且这两张是不让用水滴的……官方爸爸在隐瞒些什么!!!!
32L   妖精女王憋跑!

但全世界没有人觉出来是不可能的吧?
总是有的!!!对吧对吧??
33L  ...

2016-10-06

【论坛体】为什么我总觉得我礼和周防尊有一腿?①

玩梦100的时候想出来的东西,觉得非常魔性x
大多数图是捏造的大家自己脑补就好
不介意的话——请用?

【论坛体】为什么我总觉得我礼和周防尊有一腿?

如题,再次感叹一下我礼的美貌_(:з」∠)_
吾等大义无霾!
1L    我礼最棒♥

抢占!
一看这问题,啧啧,LZ是新入坑的吗?
2L    K国七王都是我的!

目测是新人了,赤青二王简直x
LZ我明确的告诉你——真相都在王子和王子的故事里。
满满的都是爱和糖,小学生斗嘴式打情骂俏,温文尔雅的青王和冷漠慵懒的赤王不复存在,我想说的话都在我ID里了。
3L    你说他...

2016-05-08

【尊礼】蒹葭

不连贯内容并不想写成篇,极其意识流。
都是上语文课时的摸鱼。
如有兴趣可以拿去写。。。。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、这里没有风,他却远远地闻到了异于忘川河水的温暖香气。
2、他绕过奈何桥,试图寻找一条不用失去记忆的路。不远的河岸边有芦絮的松软。
3、弯腰扶起不小心被自己踩倒的芦苇,指尖沾了芦花上的露水和因河水阴冷而结成的白霜。
4、目光越过无波的水面,他看见那人就在对岸,那么真切,就像是冲天的火光。
5、声音随着涟漪漾开,一直到他所在的这一岸。多久以前,也有人想这样在马路对面叫他的名字。
6、他在苇滩上挪了一步,芦苇梗随之晃动了几下,带霜的芦花拂过他的...

2016-02-11

[段子]你我紧紧相拥



就当我是个蛇精病吧。


“周防,请您离我远一点。”

“呵,一开始贴上来的不是你吗。”

“阁下真是不知羞耻,我是不会做出这种事的,到是您一靠近就紧紧的粘着我。”

“……忍忍吧,马上就能分开了。”

“哼,这倒是事实,看来我要再忍受一会儿阁下让人想吐的脸和毒气了。”

“啊……”

“如果下次阁下能不穿那件毛毛领的皮衣的话这种事也不会再发生了。”

“在说这话前先脱了你的所谓高级面料的scepter4制服。”

“我拒绝。”

…………

我叫伏见猿比古,是一台汽油机的物理模型。

我面前的是名为周防尊的橡胶棒和名为宗像礼司的玻璃棒。

和他们身处同一个物理器材准备室我真是上辈子造孽。

啧。

啊……misaki被拿去上课了好烦啊……为什么...

2015-09-12

Goddess【祭司设定,第三人视角】

*其实对任何教派都一窍不通,维塔(Vita)女神什么的全部乱编,请考究党放过

*想尝试一下翻译腔

*这是BE

这是BE

这是BE

重要的事说三遍

以上都OK?


那就开始吧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GODDESS

致我亲爱的奈丽:

       日安。

       也许你收到这封信时我正在战场上呼吸着沙子。

       噢,我不得不说这里的环境糟透了,不管是酒馆里还是军营里,尽是些粗鲁的家伙,...

2015-05-16

Refuse【花吐病梗,私设有,两章完结,短篇BE】



“我要见礼司。”

安娜第二次拜访屯所是半个月以后了。

上一次因为知道了宗像礼司的病因而大量吐花,最后虚脱晕过去,被草薙接回去了。

出现在那天门口值班的伏见面前时,安娜气喘吁吁地让伏见带她去找宗像,怀里紧紧抱着一个雕琢精美的红色盒子,他能清楚的看到盒子被一层淡淡的红色荧光包裹着。 他似乎可以猜到这是什么了。

花吐病。 他们的室长,自己烦人的上司,斩杀了前赤王的青王,由内而外强大的宗像礼司,患上了这种极其戏剧性并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的病症。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了。

但为少数人包括伏见所知的是,对象是似乎最不可能被思念的人——周防尊。

其实也没什么不对,似乎也只有周防尊能被宗像礼司思念了。

毕竟...

2015-05-10

Refuse【花吐病梗,私设有,两章完结,BE】



东京的上空还在飘雪。

一如那个男人燃尽自己的时候。


“淡岛君,请问还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室长……那个……白色……”

“哦呀,淡岛君是想邀请我出去看雪吗?”

“不,不是雪……是……”

“这幅白色的拼图吗?难得看到的纯白地狱,就拿来拼了。”

“不是……” “好了淡岛君,请尽快去调查那个异能者组织。”

看样子问不到什么了,淡岛只能悻悻离开办公室。

很明显,他们的室长正在岔开话题。

可淡岛世理可以用十年分的红豆泥担保,她刚刚绝对看到了一朵白色的花从室长的口中掉出来,然后又消失不见了。


在HOMRA酒吧里,便装的金发美人郁闷地皱着眉头,晃着高脚杯中的红豆沙。习惯性的将上司的事告诉...

2015-05-09
1 / 2

© Disagree with | Powered by LOFTER